skip to Main Content

From Monday Jan. 20th through Monday Feb. 3rd we will be in New York for The Winter Show. During that time you may also reach us on cell 646-415-2561.

荷兰代尔夫特蓝陶的蓝色

荷兰代尔夫特蓝陶的蓝色

虽然荷兰代尔夫特陶器有不断的颜色和式样,但它最常见的是蓝白色的配搭,也成为了代尔夫特陶器的特色。蓝白色设计中的细节变化多端,可以帮助专家鉴定其出产年份并历史背景。虽然颜色的变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时尚品味,可是不同作品中蓝色的变化和许多经济和国际影响等不同因素决定。

最早的代尔夫特蓝陶产品的创作灵感来自中国瓷器的颜色。而且,蓝色也是一种的便于制作的颜色。在烧制的过程中,钴釉可以抵御高温。因为烧制工序并不简单,所以,对不少新开的工场来说,蓝色便是不同陶器工厂万无一失的颜色选择。

Double Baluster Vase不停改变的时尚也影响了代尔夫特蓝陶的蓝色。在17世纪之中,为迎合顾客的口味,设计更趋简单化。大约在1625年,鲜艳的颜色不再在时装中出现,而上流社会越来越偏向穿上深冷色调,包括黑色的服装。因为布料最难染上黑色,所以黑色布料最为矜贵,深色的衣服变成了财富的象征。伦勃朗( Rembrandt )和戈因(Jan van Goyen)的画作也记载了这个文化发展。设计也因而改变,反映在砖瓦、马约利卡陶器(Majolica)和新近在代尔夫特城发展出来的锡釉陶器(Faience)单色调的图案之上。到1625年以后,受富裕阶层青睐的锡釉陶器都以清一色的蓝作装饰。Jan Daniel Van Dam在《Delffse Porceleyne》一书中解释道:「蓝色就是这一种中性的颜色,构成了这个高雅冷艳的时尚。」 虽然温文尔雅的都市阶层是这些蓝陶的主要市场,色彩斑斓的马约利卡陶器仍然是荷兰省,泽兰省和弗里斯兰省等乡郊地区的首选。

代尔夫特蓝陶虽然模仿中国的瓷器,可是代尔夫特蓝陶却比中国的产品展现更多种类的蓝色调。除了鲜明的蓝色外,还有柔和的紫蓝色调和灰蓝色调。装饰图案的略图(荷文:Trek)以深蓝、黑和浅红紫色勾划。 直到今天,专家还是透过审视不同的蓝色调和略图的勾划来评定一件代尔夫特蓝陶的出产年份。以下会透过一些例子,总体地讨论代尔夫特蓝陶的色彩演变。

Blue and Manganese Plate初期代尔夫特的盘子、壶子和瓶子展示美丽的色调配搭(ton sur ton),紫蓝色的变化配上了奶白色的釉。这些作品以中国明末清初时期(1644–1662)的瓷器风格装饰,其特色是不同的小幅风景画,上面有人物、岩石、抽象化了的蕨枝图案和棕榈树。

这个细小的花瓶,外形像西式的栏杆柱,上下瓶身突出展现葫芦瓶的形状,紫蓝色的色调烧上东方外形,瓶身图案为开花的蓟类植物和飞鸟。
这数件陶器是由Samuel van Eenhoorn主理时期(1678–1685)Grieksche A工场出产,它们独一无二的颜色配搭正是这家工匠作品的特色。作品展现浅灰绿、浅蓝和鲜明的白色釉。它们涂上鲜蓝色的钴和勾划了深蓝黑色的线条,配搭浅蓝色的部分。在Van Eenhoorn的监督和指导下,他的工匠有时候利用锰去勾划人物和例如叶和装饰细节的线条。在我们的收藏中,一个烧上了「SVE」标记的碟子也是代表作,以典型中国风的人物作装饰。这些陶制品的装饰展现了工匠对颜色渐变的充分掌握。

Pair of Blue and White Bottle-Shaped Vases
Adrianus Kocx从1686年到1701年领导Grieksche A工场,期间生产不同形状的产品,从小茶罐到一米高的金字塔形花瓶。在Kocx的监督下,陶器以小型花枝和鸟类图案装饰,和浅蓝色犬牙交错的如意图案围绕,极具特色。这些有「AK」标记的物品通常用漂亮的乳白色釉料装饰,并涂上灿烂和几乎发光的钴蓝色。这对花瓶灵感来自康熙时代的原型作品,以心形和精心制作的卷轴装饰,是附有「AK」标记作品的绝佳代表。
在18世纪上半段,几家工场把它们的色调配搭改为在当时更为时尚「小火」(Petit feu)的色系,这些颜色的釉在较低温度下烧制,所以称为「小火」。

这些产品的灵感仍然是来自中国瓷器,分别是康熙五彩(Famille verte)和洋彩或粉彩系列(Famille rose)的两种风格。代尔夫特陶器工匠也参考日本的伊万里烧瓷器,制作使用金色,蓝色和红色的器物。尽管有这些不同颜色陶器的出现,蓝色仍然深受人们喜爱,完全没有蓝色的代尔夫特陶器几乎不存在。大约在1750年,以更深的皇家蓝装饰的代尔夫特陶器首度出现。白星(Witte Ster)工场出品的碟展示了这种鲜艳的蓝色,以宽阔的门窗垂饰图案装饰,中央显示徽章。

在1770年几年之前是代尔夫特陶器生产的最后一个辉煌阶段。期间生产的陶器,无论具装饰或实用用途,都展现深浅不一的灰蓝色。正如C. Lahaussois的着作《Delfts aardewerk》中第182页的插图所示,一个三层高的钱箱展示了1760年代的水彩画风格的装饰。稍晚一点的代表作品就是附有「IVDuijn」标记的烟草盒,出产年份大约为1770年。盒子精细地以几何图案和小卷轴装饰。这个烟草盒和其他1770年以后制作的产品一样,仅精确地涂上一两个非常强烈的色调,而不是涂上饱和色调,也没有显示明显轮廓的线条或色块颜色的渐变。

当位于挪威莫迪姆(Modum)的奥莫特(Åmot)一个大型钴矿投产,钴颜料的供应大量增加。矿工在奥莫特从北到南延绵3公里的矿场挖出了数百万吨的矿石。这个名为Blaafarveværket的钴矿厂成立于1772年,多达2000名员工开采矿石,生产蓝钴玻璃和钴蓝颜料。在高峰期,这个矿场生产了全球钴颜料市场的八成。随着钴颜料的产量上升,钴颜料的价格下降,代尔夫特工匠于是更随意地使用蓝色颜料,也在陶器装饰中反映出来。

Pair of Blue and White Tobacco Jars直到1800年,陶制品展示以更大胆和直接的绘画技巧去涂上鲜明的钴蓝色调,其中一个常见的设计就是名为孔雀开屏(Pauwstaart)的图案,其中抽象的花卉、羽毛和蕨的装饰令人看似孔雀的尾巴。同样鲜明的装饰可以在18世纪末期出产的烟草罐上找到,也有大块的漩涡图案装饰。
纵观历史,代尔夫特蓝陶展现的就是时尚流行的蓝色。由浅紫色开始,蓝陶的颜色在17世纪末期发展得更加鲜明,到了18世纪末期,深蓝色调更变成了代尔夫特蓝陶的特色。

Back To Top
X